你不认识我。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3

第三次栗梓抽到了国王“5号公主抱8号一下。”
8号是谁?”焦耳问道。是我,唐缇回答到。
“栗梓你什么意思?”邬童皱眉。
“唐缇看邬童不大愿意于是便说栗梓要不算了吧。”栗梓说道唐缇你别管规则就是规则。唐缇还想说什么下一秒就被邬童公主抱抱起,瞬间红了脸。
第二天,尹柯醒来时,发现睡在自家的床上。
床头还放着一张纸条:“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啦~”
沙婉的娟秀字体他再熟悉不过。他曾经看过沙婉的作文和作业,那样的字体深深记在了心里。
尹柯暗叫不好:也不知昨天喝醉了,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他就真跑去问沙婉了。
小婉,我昨天有对你说很奇怪的话么?或者做了什么反常的事?
沙婉却噗嗤一笑:“有啊,你做的事情可出格了,你昨晚大跳nobody,一边唱一边跳,姿势可妖娆了。
“有吗?”尹柯有些哭笑不得。
操场上有人要挑战邬童。“邬童,那小子是谁啊,棒球打的不错啊!”
班小松拍拍邬童的肩膀,看着前方对着发球机练习的少年,一脸欣赏。
尹柯:“脾气不好的人,通常仇人多。”邬童没有理会两个损友的调侃,挑了挑帽檐,微眯着眼睛看向前方,那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啊?“喂,想怎么比?”陆通在一旁挑衅地宣战,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少年转过了脸,等等,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啊?他?他不是那个……中加的王牌杜棠吗?!邬童无语地看着杜棠,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呢。
棒球场上,中场休息。
“杜棠”远处栗梓又蹦又跳冲过来抱住了杜棠。
杜棠温柔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抱住了栗梓。这下邬童和班小松不爽了,一把把杜棠推开问:他是谁?杜棠啊,你们不都知道吗?栗梓不解的问。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