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认识我。

邬童,我们分手吧。邬童推开浴室门进来,将栗梓打横抱着,往卧室走去。
“你干嘛啊?”栗梓没反应过来。
邬童就直接把栗梓扔在卧室那张宽大的软床上:“你自己脱,还是我来脱?”
邬童身上的低气压有点压抑,栗梓从未看过这样对她的邬童,无奈:“我们分手吧。”
栗梓还想说什么,看到邬童微红的眼眶,心下触动,不再说话了。
这时邬童直接身体压上去扒开她衣服和底裤,手探入裙底,修长的手指不断摩擦、转动。
被压住的栗梓倒吸一口冷气,剧烈挣扎着,泪水从他的眼匡中流出,她身体本身就敏感,在他的时轻时重时缓时急的动作中,呼吸开始凌乱。
邬童太熟悉她的身体,加上他似乎天生就拥有学大多东西都很快的技能,以往不需要花太多力气,只要动几根手指,就可以让她在他的攻势下全身软成一滩水。
他俯下身在她耳边说:“你以为我是玩具吗?你想要就要”。班小松是回来了,但我不会放开你,你是我的。
不知不觉中栗子想起上学时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四双眼睛盯着电脑。
“这是高年级学长拷给我的,好几部的电影。”
班小松煞有其事地打开一个文件夹。
“这文件夹为什么还加了密?”
“这个不能外传的,说白了就是类似三级片之类的东西。”
班小松一脸神秘。
“A片?”栗梓不屑。
“哇栗梓,原来你知道得不少啊!”
“谁.....谁知道了,我才不看这种片,我做作业去!”栗梓说着便迈向里屋了。
“别管栗梓,咱们三个看好了。”
“我.....”尹柯有些局促不安:“我怕我回去迟了,我妈该说我了。”说罢欲走。
这时候尹柯他爹偏偏来电话:“儿子,你妈今晚不回来了,你好好玩啊,放松放松!”
尹柯他爹的声音大到穿破天际。
尹柯无奈地看着班小松奸诈的笑容,只得坐下来。
这画面真是激情澎湃,血脉贲张啊。
三个人正屏住呼吸看的一脸认真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有杀气,吓得一回头,看到栗梓在后面眼睛直勾勾盯着屏幕。
“嘴上说着不感兴趣,身体倒还挺诚实。”班小松乐呵呵地调侃栗梓。
“我是作业....写累了,放.....松一下。”栗梓一翻白眼。
“哎,”班小松开口:“尹柯啊,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尹柯拿着水杯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摔了杯子:“没......有啊。”
“真的没有?”班小松死死盯着尹柯。
“你......问这干嘛呀?”尹柯被他盯得很心虚。
“邬童,你呢?”
“我有没有关你什么事啊!”
“啊,那就是有了?”
“班小松,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们会想和喜欢的女孩子做.....污污的事情吗?”班小松眨着一双充满求知欲望的眼睛问道。
“没.....没想过。”尹柯快咬掉自己舌头了。
“我看,只有你会想吧?”邬童一脸鄙视,脑海里全是一脸认真的看着屏目的栗梓。
他都不敢看班小松,总是感觉班小松能看穿他似的。
“我觉得吧,会想也很正常啊!”班小松一本正经:“这个食色性也,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
“我看你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栗梓吧?”尹柯忍不住打趣。尹柯你说什么呢?
“我和班小松可是纯洁的革命友情。”
“话说班小松你口味挺独特,你跟个男生似的,班小松怎么把你当女人来喜欢的?”邬童说道:“要说像女生,唐缇才像.....””
“哇靠,原来你对唐缇有什么想法啊!真看不出来啊邬童....栗梓说道。
不知不觉她已经完全赤裸,灯光依然强烈耀眼,栗梓有种羞耻的感觉。
她想逃走,手直接被邬童抓住,邬童直接床边的领带将其捆在了床柱上。
“邬童!你!”栗梓又恨又气。
“我这辈子最讨厌背叛,可是栗梓你却一而在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栗梓呼吸越来越急促,但依然忍受着。她内心有点倔强,还不肯这样屈服。邬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害怕——啊!”害怕你离开我。邬童说道。栗梓在邬童突然进入她时毫无准备地惊叫。
栗梓尽力让自己平静:“邬童,我会恨你的,我求求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不好?”他突然贯穿她,全身刺痛感从下向上传来,栗梓再一次忍不住叫出声。
“只要你心里有我即使是恨我也认了。”邬童停住,眼睛从未离开过她的脸,欣赏她小脸皱成一团的似痛苦实享受的表情:“这个世界上,比你优秀的,确实很多,唐缇是一个,刑姗姗是一个,可我却非你不可。”为什么?我求你放过我吧,邬童。
她生气地想推开他,双手打着他的胸口往外推:你放开我..
看到栗梓像只任性的猫咪炸了毛一样伸着爪子乱挠,邬童却眼露笑意:“别人再好我都不要,我也不感兴趣,我只要你,只有你——”

“停下,我好累....”栗梓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只能哀哀地请求。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双腿缠在邬童的腰上,这样的姿势.....什么都能看见。
可邬童却不肯,栗梓只得又闭上了眼。
以往即使再不情愿也会尊重她意愿停下的邬童这次却丝毫不停止任何动作。栗梓身下的床单已经浸湿了。
整个房间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旖旎,桌上的仓鼠糖糖正兴致勃勃看着发生的一切。
“为你唱这首歌,没有什么风格.....”突然邬童的手机炸了起来,一看竟然是班小松。
低头看了一眼被压在身下的可人儿——栗梓一听是班小松已经从呻吟转变成无意识的轻泣,他骂了句粗话直接把手机关机——
“**,这时候打什么电话。”
顺手拿起一件衣服抛去仓鼠笼盖着:“这不是你该看的事情。”
仓鼠:“唧唧唧?”
班小松:“?????”
邬童看到这一幕,心想原来我还是比不上班小松在你心里的位置,即便他曾经伤害过你。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