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认识我。

月亮岛
序:邬童,唐缇是和很安静的女孩,我怕别人欺负她,你和她一组,好不好?
看着自家女友真挚的眼神,邬童答应了。
甜点社
“大家欢迎新成员。”栗梓带头鼓掌。
“唐缇同学,请问你为什么来甜点社。”来甜点社帮忙的班小松问。
唐缇脸一红,用细如蚊子哼的声音答道:“因为妈妈喜欢做蛋糕......”她慢慢抬了一下头,正好对上邬童的目光。
原来我们一样啊。邬童这样想。
邬童认为甜点社的日子不太好过,每次做蛋糕的时候,总有一堆女生样看着他。
除了唐缇和栗梓。
班小松暗暗跟他咬耳朵:“要是女生都像唐缇那么淡定,你的蛋糕也就不至于一点长进都没有了。”
“说什么呢,她们看不看跟我有什么关系。”邬童不屑。
“那你就是没天赋了。”
“不可能,我妈厨艺那么好......”
“分组了分组了,邬童就和唐缇一组”,栗梓搬着做蛋糕的器材嚷着。班小松特积极:“栗梓栗梓我跟你一组......”
女生们七嘴八舌地喊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跟我男神一组啊,”“我也想跟邬童学长一组呢。”“就是就是,这女生跟哑巴似得,都不说话的。”
“吵什么!”栗梓一凶,大家都不说话了:“要是都像你们这么花痴,谁还干活?”
于是,这对很变扭的组合就这样共事了。
对邬童来说,不需要他跟人找话题的,总有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找他说话。身边的哥们也一个个全是话痨,除了尹柯是那种话不多不少的人。
可这一次,遇到了一个比他更不爱讲话的,他就有点傻眼了。
于是他用余光偷偷看着她,看她慢条斯理地打鸡蛋、和面......悠闲地像只在吃草的山羊。
一个世纪之久的功夫,也没见她做出个型来。

2

我知道尹柯喜欢我,我也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人喜欢我的好闺蜜,却不想连身边的人都没有抓住。——沙婉
我喜欢她,我不想看见她为别的男生难过,但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但是我愿意守护,但是我却喜欢上那个傲娇大小姐。——尹柯

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以为她是我的,把她对我的好看做是理所应当,最后才知道她也是一个女孩子需要人疼,于是我选择了放手,喜欢她的那个人比我有钱,比我帅,比我受欢迎,比我高,就连棒球都比我打的好,最重要的是他比我爱她。——班小松
我喜欢他,也许是他为我打抱不平,也许是他为我穿女装,于是我喜欢上了她,我一直以为栗梓和他走的近是因为他们是同一个社团的,知道我看见栗梓哭邬童看栗梓的眼神我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她,不想她难过,为什么我是她,我好恨。——唐缇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可以等,只要是我李珍玛看上的那就是我的,他也只能是为我一个人画画。——李珍玛。

元宵福序目

介绍一下
邬童:栗梓的现任男友,高富帅。
栗梓:班小松初恋,邬童的现任女友。
尹柯:邬童的好兄弟,喜欢沙婉。李珍玛的男朋友。
沙婉:栗梓闺蜜,喜欢邬童。最后离开了。
班小松:邬童的好兄弟,栗梓初恋。最后出国了。
唐缇:喜欢邬童。萝莉控。
李珍玛:傲娇大小姐,崇拜邬童,喜欢尹柯,和栗梓打了一架后成了好闺蜜。尹柯女朋友。
内心独白
全校人都喜欢我,棒球打的好,家里有钱,人又帅气,每天都有人给我写情书,可是我喜欢的却是那个神经大条的女汉子栗梓,转来月亮岛是为了她,加入棒球队是为了她,报名甜点社是为了她,就是为了唐缇穿女装也是为了她,可是为什么即使成了我女朋友她的目光依然在他那里?——邬童
我知道我是邬童的女朋友可是在次见到他我以为我没放下,却发现我的心早就在邬童那里了。我喜欢上了那个傲娇公子哥。——栗梓

小随笔4

缘分就那么奇怪,明明不想遇到,可是缘分还是让几人相遇了。

邬童和栗梓转来了高三6班

“栗梓,我们走走吧。”

“好”
等等,栗梓我们可以聊聊吗?班小松问道。
好,邬童你先回去吧。
那好吧,注意安全邬童说道。
好。
一路沉默,谁都不知道怎么先开口。
“栗梓,你和邬童在美国好吗?”
“挺好的。你呢?”
“和以前一样啊,”。“你和林芳呢?好吗?”
我们早分手了。
好吧。
你和邬童呢?高三了,有什么打算吗?
我们在一起了,打算毕业出国留学。
挺好的。
小松,我到家了,再见。

小随笔3

“班小松,你知道吗?邬童和栗梓回国了,焦耳说道。一时间气氛不好了起来,班小松
一个人走出来了。尹柯担心他,就和她一起出来了
“班小松,你是想她了吗?昨天我见到邬童和栗梓了,栗梓的身体也好了很好就是喜欢粘着邬童,她变化挺大的,漂亮了许多,连眼神也坚定了,往日的笑容又回来了。”
“对呀,小松,听邬童说他要带栗梓转到月亮岛,同一个学校,总会遇见的。就不要伤心啦。”尹柯安慰到。
“我什么时候伤心了。”
“没事的。尹柯,我先回家了。
回到家,班小松静静的坐着,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对男女,那笑容是那么纯真。往事一幕一幕的涌上心头,有她站在场边为自己加油的倩影,有她在他为了他的梦想默默付出的笑容,有输了比赛后的亲切安慰、、、、班小松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拒绝她,不留半点希望。想她,想见到她。

小随笔2

美国——医生有什么你就说吧。
少爷是这样的,栗梓小姐的意志力太强了,不利于我们的治疗,带栗梓小姐回到她熟悉我介意带栗梓小姐回到她熟悉的地方,有助于她的病情。
好,我知道了。
机场
栗梓,我们回国好吗?
邬童,我都听你的。你开心就好。
好。
机场上,飞机刚刚落地,机场上出现一对俊男靓女,男子看着身边的女孩微笑地拿出了手机。完全没有了在赛场上冰冷的气息
尹柯:“喂,谁?”
邬童:“我是邬童。”
尹柯“邬童,你在哪?栗梓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对,栗梓和我在一起,我带着栗梓回来了,在机场了,准备回家了。”
“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我马上也回去了,不要告诉班小松。”邬童道。“好,我知道了,那你注意一点安全,我们回头联系,拜拜!”
晚上,邬童慢慢地清醒了过来,他感到胸口有点被压的喘不过气来。邬童睁眼一看,就看到栗梓不知何时爬上了他的床,靠在自己身上已经睡着了,由于床被自己占了大半个的原因,她的腿基本是撑在地上,整个人也都快滑了下去。看了一眼栗梓,邬童慢慢地收紧手臂,轻轻地把栗梓揽入怀中,帮她盖好了被子,抱着栗梓睡了。
早上,栗梓慢慢地清醒了过来,疑惑地看着四周,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是邬童的房间,邬童已经不在了,刚走下来,就迎面撞上了邬童。邬童满头是汗,呼吸也微微有一些急促,一看就是刚晨练跑完步回来的。
“梓梓,昨晚睡得怎么样?”邬童温柔地问。
“还好,我饿了,我想吃班小松妈妈煮的面!”
被栗梓这么一说,邬童虽然不高兴但还是温柔地摸了摸栗梓的头,笑着对她说:“那好,你等我一会儿,自己先去玩一会,我上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带回到你出去吃早饭!”
“好!”
还没等十五分钟,邬童就已经拿着书包下来。“梓梓,走吧!”说着带着栗梓出去了。在路上,突然栗梓的脸变得煞白,不敢置信地捂住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的嘴。
“班小松!”栗梓呢喃着。邬童顺着栗梓的视现看过去看到班小松逐渐地往校门口走来,栗梓赶紧拉着邬童往旁边地角落躲去,而目光却一直盯着班小松。栗梓发现班小松没了往日的阳光,变得成熟稳重。
班小松感到有一道熟悉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可是抬头向四周望去,却什么都没有找到,不禁自嘲地笑了笑,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栗梓早就被自己弄丢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还是你

当这个声音发出时每个人都转过去不可思议地看着邬童栗梓和班小松,直到有一个人缓过神来吼了一句“新同学居然认识邬童和班小松!”就在这时班小松很气愤的说“栗梓,你为什么转来月亮岛?又为什么认识邬童?”
栗梓说“跟你有什么关系。”栗梓看着班小松和邬童,班小松看着栗梓。陶西在次进来打断了几人的交流。
尹柯只是微微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便低下头去,邬童对陶西说:“老师,我和栗梓都彼此相互熟悉,再说栗梓刚回国,所以我们可以做前后桌吗?”不行,我和栗梓还是亲梅竹马。最后栗梓只能坐在尹柯的后来。
陶西对班小松招招手说“班小松你干嘛呢。你罚站啊?来,坐下”
班小松很不服气地坐了下去,做下去期间眼神一直盯着栗梓。陶西对着大家说“好了,你们继续自习吧。”
待陶西走出去以后,班上的所有人都向栗梓围去,“栗梓,你才来,我可以借你各种学科的笔记,栗梓,你要不要。”
  焦耳拍着邬童的肩说“邬童,如果你要打听新同学的消息可以找我,我不需要”旁边的声音也就一直喊着栗梓,邬童很不耐烦地拍了一下桌子说“离栗梓远点,好吗”
这时候班小松气愤的对着邬童说道“邬童,你有什么资格?”
邬童不耐烦的转了过去对他说“关你什么事。”邬童被吵叫声弄得很烦躁,站起来对班小松说道“我喜欢栗梓,就关我事。”说完便牵着栗梓走了出去。
班小松看着栗梓被邬童带走在原地愣了三秒便和尹柯追了出去,成功的堵在了邬童他们前面。班小松不服气地吼道“邬童,我们是兄弟。”

你还是你。

注:这篇文章小松和栗梓是青梅竹马,但栗梓是在国外上的学。但邬童是认识栗梓的。
第一章
开学第一天,高二六班的教室里吵吵闹闹的,焦耳大声说:“焦耳新闻八卦头条,我们班要来转学生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围着他:“真的假的?男的女的?"
真的,我听我爸说的,据说是一个美女从国外回来的。
“美女又怎样,学习好才是关键呢。尹柯,邬童你们说是不是。”班小松一听新生是女的,他想为棒球队招新的计划又落空了,便没好气的说。
尹柯:“嗯,小松说得有道理。我也想知道这个新生的成绩呢。”
就连趴在桌子上听随身听的邬童都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焦耳见他们如此不上道,正要像他爸爸一样给他们洗脑时,陶西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喊道:“各位同学,一个假期没见,咱们也从高一升到了高二,大家是不是很开心?”
下面的同学们回答到:“不——开——心——”
陶西丝毫没有觉得尴尬:“那么,接下来,有一件事你们绝对会感到开心,我相信焦耳已经告诉你们了,我们班要来新同学啦!”又冲外头喊了一句:“你可以进来啦。”
果然,一个人影从背光的门口走了进来,看不见面容,只看得见女孩窈窕的身影和利索的短发。人影走到讲 台上站定,让大家看清了她的面容,下面的男生看愣了神,班小松和邬童眼神暗淡了。
陶西非常不合时宜的讲了句:“好的,看来各位同学对新同学很满意啊。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
女孩儿轻柔的开口,声音清脆:“大家好,我叫栗梓。很高兴能来到高二六班,和各位同学们一起度过接下来的高中生活。”
“那个栗梓是吧,教室里只有尹柯后面有空位,你就坐那儿吧。在我们班上,尹柯是学习最好的,沙婉是责任心最强的,班小松是最能逗人开心的,邬童是最冷的,焦耳是最能八卦的,哦,对了,每个学生都要报一个社团。关于社团的问题你可以问沙婉。”陶西走后栗梓停在了邬童的位置上,开口道:邬童好久不见。小松你也是。

尹柯 为了救唐缇而死。尹柯葬礼那天栗子怒骂唐缇。
邬童陪栗梓

情人节2


邬童看见栗梓一脸愧疚的表情开口道,“栗梓同学,谁告诉未满18岁可以去喝酒的。”
栗梓笑了笑   “毕业了,喝点,我昨天没做什么过分的是吧?”
见邬童没说话,抬头看到邬童那黑的像门口的石狮子一样,只能说。  “以后不会了,邬童谢谢你。”
邬童但看到她这一副样子   “收拾一下,我叫了外卖吃点我送你回家。
班小松要去国外留学,栗梓虽然不想让他走,但她知道他没资格。

班小松出国当天栗梓并没有去送他,只有邬童和尹柯还有班松女朋友去了。

飞机起飞了,栗梓从新闻上看到因为下雨飞机出事,就急忙跑去了机场。

栗梓又在手机上查了,大部分刚起飞的飞机都被迫降回机场了,却唯独没有看到班小松的那班飞机,难道已经飞走了?
想想又不可能,栗梓急急忙忙抓着衣服就出了去,拦了两计程车师傅问   “去哪啊?这么大的雨怎么不在家好好呆着。”
“师傅,去机场,快点。”

机场现在已经是挤满了人,栗梓扒开人群冲了进去,机场工作人员拦住她   “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额,那个,去美国的航班有没有回来?”
“您稍等一下。”
“栗梓…?”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栗梓回头正是班小松。
栗梓冲上去拉着班小松   “你没走?”
班小松摇摇头   “飞机走了,我没上飞机。”

这时栗梓看到了王芳,栗梓这才知道,原来班小松为她留下了。这时栗梓才知道和时间无关,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栗梓第一次没有让班小松送自己回家。离开机场后她蹲在马路边上,放肆的大声哭,天空似乎是为了应景下的更大了。这是的栗梓要以褪去了女汉子的称号,这是的她只是一个需要被安慰的小女生。
突然雨就停了,栗梓抬头  原来不是雨停了,邬童正拿着一把伞站在她面前,看着栗梓瑟瑟发抖,他把外套外套套在她身上。
他就这样撑着伞陪她在雨中直到她哭累了,把她抱上车放在副驾驶座上。
打开暖气,让她握着一杯热开水,原本开车回她家三十分钟的车程他硬是用最快的速度十分钟把她送回了家。

第二天栗梓一个人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她没告诉任何人她的志愿和班小松是一样的。
来到美国的栗梓刚到机场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愣了好几许  “邬童?你怎么在这?我没看错吧?”
邬童看着迷茫的栗梓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
栗梓又仔细看了看,是邬童没错啊!可是邬童怎么会在这?
正要开口,邬童就开口了,你偷走了我的东西,我来要回去,什么?栗梓不解。她不记得和邬童借过什么东西。
邬童指着胸口说道:"心❤,你偷走了我的心你要负责。"
邬童笑了,栗梓也笑了,原来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美国阳光明媚,我们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真好。

我想每件事情都有发生的理由,可无法解释遇见你,爱上你是个怎么样的过程。